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动态> 内容
【八一】革命精神永流传
发布时间:2020-08-03     阅读量:


“八月十五月儿圆呀,爷爷为我打月饼呀,月饼圆圆香又甜呀,一个月饼一片情呀。爷爷是个老红军呀,爷爷待我亲又亲呀,我为爷爷唱歌谣呀,一支歌谣一片情呀。”每当听到这首歌谣,便想起我和蔼可亲的爷爷。我的爷爷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老红军,爷爷祖籍山西浮山,在他约16、17岁的时候参加了红军,从此便远离家乡,在解放云南的时候来到我的出生地——红河县,至此便在这个边陲小镇安家,度过了余生。

记事起,爷爷就用亲身经历给我讲述他“打战”的故事,“拼刺刀、吃皮带、渡赤水、斗土匪……”每一段故事都有血有肉。讲到与日本鬼子拼刺刀时,爷爷就把鞋子脱下来,给我看他左脚拇指受过的伤,由于当时整片指甲都被削落,以至于后来再也没长出过完整的指甲。这些故事每讲完一次他的眼里都饱含着激动的泪水,并告诉我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,要永远牢记这是用无数革命先烈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。

听红歌,看红剧也是我成长里的一部分,《地道战》《狼牙山五壮士》《刘胡兰》《鸡毛信》《白毛女》等等这些电影都是我从小最喜欢和爷爷一起看的,电影中的故事情节与爷爷的经历太相似,看到动情处,爷爷就会说:“我们那个时候就是这样子的,不容易啊!” 所以我对他们都无比的敬畏。

每逢过年过节,爷爷就教我包饺子。和面、醒面、擀皮、拌馅料,手把手的教我怎么把饺子包起来,记得上小学2年级时我便可以包出外观好看的饺子,饺子包好全家人便围坐在饭桌前美滋滋地享用团圆饭。爷爷说:“过年过节,饭桌上没饺子就没有过节的气氛。”后来,我渐渐明白,因为爷爷是北方人,包饺子寄托了他思念家乡、思念亲人的心情,虽然解放后他再也没有回过家乡,但是他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家乡和亲人。

我的父亲、母亲都是工薪阶层,我出生的那个年代正值国家实行“计划生育”,在我出生后,他们本计划再生育一个孩子,但政策不允许,要生就意味着丢了工作,最后他们放弃了生育二孩的念头。就这样我成了家里的独子,还是个女孩,但从小爷爷奶奶对我依然十分疼爱。后来听母亲说起,凭爷爷的“老革命”资历,是可以为他们的工作和在生二孩的事情上说说情的,但是爷爷没有,他们也没有埋怨爷爷,勤勤恳恳的在工作岗位上工作直到退休。

爷爷晚年时,我去了省城上学、工作,后来有了自己的小家。每次回家,爷爷都非常高兴,我们看到他身体硬朗,精神饱满也十分开心。奶奶说:“365天,爷爷从未间断过锻炼身体,控制饮食,所以他的身体才保持得很好”。正如爷爷常说的: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”,虽然年迈,他一直在坚持。爷爷去世时,已经是耄耋之年,他走得很安详。

如今,爷爷离开我们已经多年,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深深地镌刻在我的心里,还有他踏实做人、宽厚待人、勤俭持家的好家风都留给了我们。现在,我常常给孩子们讲述我爷爷的故事,过年过节时都要包饺子,透过生活的点滴,把爷爷留下的家风一代代的传承下去。


文/魏兰苏

 
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经济开发区信息产业基地林溪路188号

联系电话:0871-674199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