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动态> 内容
写作,是一件很酷的事
发布时间:2020-12-07     阅读量:

大约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,看过一本书,叫做《声律启蒙》。里面有段文字是这样的:

“云对雨,雪对风,晚照对晴空。

来鸿对去雁,宿鸟对鸣虫。

三尺剑,六钧弓,岭北对江东。

人间清暑殿,天上广寒宫。

两岸晓烟杨柳绿,一园春雨杏花红。

两鬓风霜,途次早行之客。

一蓑烟雨,溪边晚钓之翁。”

那个时候虽然读不懂文辞的具体含义,但是觉得好酷啊,一下子就能感受到满满的侠女风。从此之后,我便爱上了这些古诗词。虽不求甚解,但每每读起,必定心旷神怡、飘然若仙。

小时候外婆家后有一片竹林,我常一个人坐在林子里看书,应着风吹过竹林的声响为赋新词强说愁,故意用一些伤感的字眼来粉饰自己多愁善感的内心。

“莫叹新柳无旧意,只恨今夜月昨非。”

“恨秋风渐紧,寒蝉枯瘦,人在危楼。”

“骚人自古爱吟月,只因月圆照人缺。”

“笑年华空逝,覆水自难收。

望寒灯,孤清依旧;话桑麻,语断泪还休。”

这些零碎的诗词伴我度过了整个青葱岁月。在那些孤寂的日子里,它们便是我最好的灵魂伴侣。

中学的时候,遇到了一群高山流水般的友谊。我们一起谈天说地,一起畅想未来,一起幻想着在滚滚红尘中策马奔腾。

“夜来篝火相嬉戏,朵朵金花入梦中。

愿与君子同此趣,管它春夏与秋冬。”

“读其文,识其人”,文字是一个人最好的心灵写照。甚至于,你能以金钱诱导,让趋利之人拍手称颂;你也可以用强权威逼,让软弱之人俯首称臣。但是,你却很难强迫一个书生写出违背自己内心的文字。古往今来,读书人是最难被驯服的。乐就欢喜,悲就凄戚。所谓的“书生意气”,大概就是这种了吧。

到了大学,有一天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书,名字叫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我一下子被这个叫“三毛”的作家所痴迷。追随她的故事万水千山走遍。从此开启了一段白话文的新旅程。

我开始尝试写小说,突然发现这又是另一种趣味。

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都是凡夫俗子,困于情、乱于心,受制于五谷杂粮,屈服于刀俎权贵。但是在小说里,我却可以用文字来定义另一个世界。人物的欢喜、命运、性格、气节,都可以在我的笔下熠熠生辉。那段时间我时常被自己小说中的人物气哭、逗笑,仿佛是从“上帝视觉”在看另一个平行世界。

在有些文字中,我也会把自己代入进去,让主人公披上我的感情色彩。喜怒哀乐,自有声色。 

我一直认为,文字,是一个很酷的东西,你把它当做是情怀也好,当做是怀情也罢。当它成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,生活也就会多了些诗意。



  郭思廷/报道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经济开发区信息产业基地林溪路188号

联系电话:0871-67419925